韩凌音

愿我十七岁所爱之人是我七十岁所伴之人

雁南飞,胡不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章
他在等,等她记起曾经的岁月情长。
她在等,等他亲口许诺的余生成双。

        从我记事起我家隔壁就住着一个的男子,35岁的样子。时光偏偏善待了他,眉眼的样子就算是现在武汉大学毕业的我也只能想到“公子世无双”来形容他。听街坊邻居说他是在等人,等一个同样被时光善待的女子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我五岁的时候因为捉迷藏误入了他的院子。推开门,发现院子里多了一个温柔的背影,听见“吱呀”一声开门声,转过身来对怯生生的我温柔一笑,说“安然我们见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哦,我想起来了,那天我在咖啡店门前玩,是她问我去韩叔叔家的路,还是我带她去的呢!不过她比当时少了一份风尘仆仆,多了一分安然温暖;这院子也比之前少了分不近人情,多了分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她温柔的笑了笑去里屋端了很多蛋糕。我和她坐着,吹着咸湿的海风,手里那块蛋糕学着她淑女的吃着,早已把和伙伴捉迷藏的是抛在脑后。虽说那个下午在她那过的恬静美好,我和她一直待到韩叔叔回家。临回去时她邀请以后有时间就过来,我连忙点头,一蹦一跳的回去。可碰到队长数落我不守诚信,以后再也不和我玩了。也难怪,小镇里的孩子分了两个帮派,各自首领谁也不服谁,于是所以捉迷藏分胜负,对于捉迷藏高手的我被队长今个一块糖,昨个一块钱的给贿赂了。见我糖也吃了,钱也花了便放心了,只等决战之时把敌人杀个片甲不留。谁料到关键时候掉链子了。我见他气呼呼的,心里却暗暗的想:不跟我玩就算了,反正我还可以去江阿姨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天晚上,我和母亲散步碰到了出来买东西的韩叔叔,韩叔叔和我妈妈笑着打了声招呼就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安然,你可不可以在韩叔叔不在家的时候,去陪陪江阿姨?”
我点了点头。“那拉勾。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骗人就是小狗狗。”我和韩叔叔的大拇指盖了章。与他挥手告别后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 夜里,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问妈妈隔壁的阿姨到底是谁,母亲只是说:那是你江阿姨,你韩叔叔等你好久好久的人。我笑了笑心里默念:安然、安然,一个普通的名字为什么被她叫的平添了那么多温柔,如烟雨的江南的春风拂面,难怪韩叔叔等了他好久好久。“好了,小孩子该睡觉了。”我依言闭眼。
 
        一来二去,我们成了好朋友,每一天都要去她的小院。起初是为了蛋糕,后来是为了故事。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江衍夜,她给我讲过我梦里的塞北,也见过她眼中的江南。她遇到过一个惊艳了时光的人,亦认真的爱过一个温柔了她漫长岁月的人,那个人也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韩以宸。

        我看着她眉眼间的温柔,我相信温柔是岁月赐给她的礼物。

我愿在繁华的世界驻足,只为专心听墙角花开的声音。。。。

愿在最美的年纪遇到最美的樱花雨,在最美的樱花雨中遇到最好的自己。。。。。